進一步增強黨的團結和集中統一

黨的歷史、新中國發展的歷史都告訴我們:要治理好我們這個大黨、治理好我們這個大國,保證黨的團結和集中統一至關重要,維護黨中央權威至關重要...[詳情]

進一步感悟思想偉力 論紮實開展黨史學習教育

思想就是力量。一個民族要走在時代前列,就一刻不能沒有理論思維,一刻不能沒有思想指引...[詳情]

以昂揚奮鬥姿態開拓發展新局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把黨史學習教育同黨和國家中心工作緊密結合起來,以昂揚姿態奮力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以優異成績迎接建黨一百週年...[詳情]

切實為羣眾辦實事解難題

黨史學習教育開展以來,各地各部門堅持以深學促實幹,積極為羣眾辦實事解難題:有的開展大走訪大調研,把羣眾反映的“問題清單”變成“履職清單”...[詳情]

築牢法治陝西建設“四梁八柱”

2020年,陝西全面深化司法體制改革,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取得重大進展.........

河南紮實推進法治建設重點工作

河南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員會緊盯任務抓好推進,將要點任務分別從綜合、立法、執法.........

遼寧繪就法治建設美好畫卷

因為家裏養蝦池和蔬菜大棚旁的道路年久失修影響出行,遼寧省...

給困難羣體撐起“保護傘”

吉林省司法廳在黨史學習教育和政法隊伍教育整頓中深入開展“我為羣眾辦實事”活動.........

走進一扇門能解萬家憂 貴州創新社會治理交出嶄新答卷

華北人民政府—— 為中央人民政府肇基

1947年5月、1948年5月中共中央工委和中共中央先後進駐西柏坡,使這個普通的山村成為“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詳細]

中國共產黨人開始了治國理政的偉大預演

江西省東南邊陲,重巒疊嶂,蒼翠連綿。在這裏,曾有一個當年僅24萬人口的偏遠縣城,穿越戰爭的血與火...[詳細]

黨章的誕生——為全黨立規矩

《中國共產黨章程》是管黨治黨的總章程、總規矩,是黨內的根本大法...[詳細]

《中國土地法大綱》及暴風驟雨般的土地改革

從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紀念館向西南方向步行幾百米,是一座土坯構建的院子,在這個土牆黑門的院子前有一塊石碑...[詳細]

奮進新徵程 丹心永向黨

5月18日,“奮進新徵程 丹心永向黨”廣西監獄系統警察職工慶祝建黨100週年演講比賽在廣西未成年犯管教所文化活動中心隆重舉行...[詳細]

“焦裕祿民心熱線”解民憂

步入5月的河南省蘭考縣東壩頭鎮張莊村,映入眼簾的是綠樹紅花,隨風飄來的是陣陣花香...[詳細]

湖南常德公安以服務羣眾深化黨史學習教育

黨史學習教育開展以來,湖南省常德市公安局堅持把黨史學習教育與為民服務結合起來,在黨史學習教育中增強服務意識...[詳細]

  • 01
    秋收起義:撥正革命的航向
  • 02
    金戈鐵馬揮師西北——重温感天動地的扶眉戰役
  • 03
    一座樓·一棵樹·一個光輝時刻——遵義會議會址的紅色故事
  • 04
    這裏,始終是英雄的城市——在八七會議會址聆聽歷史的回聲

麥賢得:“我的生日是‘8月6日’”

吳運鐸:把一切獻給黨

“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一定為黨為人民工作一天。”今年“五一”前夕,在“學習吳運鐸‘把一切獻給黨’精神火炬接力”主題閲讀實踐活動上,數十位參與者齊誦吳運鐸的《把一切獻給黨》作品選段...[詳細]

甘祖昌、龔全珍夫婦:並蒂蓮花初心紅

甘祖昌、龔全珍夫婦以革命為媒,成為相守一生的同志伴侶,共同譜寫了“萬里征程為初心,夫妻接力踐使命”的動人篇章...[詳細]

申紀蘭:人民的好代表

五月的山村處處生機盎然。在山西省平順縣西溝村,一派青山紅瓦白牆的唯美景象。就是這個村莊,走出了為婦女爭取“男女同工同酬”的第一屆至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詳細]

王進喜:“鐵人”長眠,精神永存

在距離中國“石油工業搖籃”玉門油田老君廟採油廠不遠的玉門老城區,“玉門鐵人幹部學院”教學樓莊重大氣,來這裏學習、參觀的人絡繹不絕...[詳細]

時傳祥:寧願一人髒,換來萬家淨

吉林通化邊境管理支隊開展“黨史學習教育”活動

5月19日,在吉林集安市青石鎮烈士陵園,吉林邊檢總站通化邊境管理支隊民警與老黨員高福有高舉右拳向黨旗宣誓,祭奠長眠於此的54位無名烈士...[詳細]

  • 跟隨衞星,瞭解紅色地標裏的黨史故事

    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紅色地標是百年黨史最鮮明的歷史見證 ,跟隨衞星視角,帶你瞭解紅色地標裏的黨史故事

  • 在這裏,見證抗聯熱血

    巍巍長白羣山間,靜靜流淌松花畔,吉林市革命烈士紀念館就坐落於此。魏拯民烈士的塑像矗立在正門前,他俊朗堅毅,神勇威武,他是軍事指揮員,也是政治工作者。這裏的一幅幅照片、一件件文物訴説着他和戰友們艱苦卓絕的英雄事蹟……

  • 原來,這就是真理的味道!

    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區區一萬來字,首版時封面書名印錯,居然還一售而空。100多年前,有人從這本小冊子中,品嚐出非常甜的“真理的味道”